打造論文第一網站!
波斯波利斯德黑兰独立 > 古代文學論文 > > 古代文學幻境說研究學術論文
古代文學論文

伊朗德黑兰独立:古代文學幻境說研究學術論文

波斯波利斯德黑兰独立 www.yervjz.com.cn 摘要:一、中國古代文學中幻境的美學特征 幻境是一種特殊的藝術意境,是中國藝術中別具神韻的審美境界,尤以那些想象神奇、意動九天的詩歌和小說幻境最為集中地闡發了幻境美學之特征。 (一)非實冥空———意中之意、境中之境 中國山水畫講究以幻悟真,以幻啟真。蘇
關鍵詞:古代,文學,幻境,研究,學術論文,

  一、中國古代文學中幻境的美學特征

  幻境是一種特殊的藝術意境,是中國藝術中別具神韻的審美境界,尤以那些想象神奇、意動九天的詩歌和小說幻境最為集中地闡發了幻境美學之特征。

  (一)非實冥空———意中之意、境中之境

  中國山水畫講究以幻悟真,以幻啟真。蘇軾云:“安石作假山,其中多詭怪。雖然知是假,爭奈主人愛?!敝髡旁諢鎂持刑逖檣惱孚??;鎂巢皇強凸鄞嬖詰氖堤?,而是藝術家心靈境界的呈現,它所描繪的情境要么借鑒于神話,要么發自于內心,不受時空的障礙,創造出一種現實不能出現或不能實現的人生過程。這種“意境”體現得最多的就是詩歌和小說。王維雖然以“田園詩”名揚天下,但在他的著名詩篇《桃源行》中,以陶淵明《桃花源記》為藍本,描繪了一處詭奇、夢幻的世外桃源。最擅長以“象”化“境”的詩人當屬“詩鬼”李賀,杜牧在《李長吉歌詩敘》中說,李賀詩“蓋《騷》之苗裔,辭或過之?!比銜」芾詈厥脅簧僖庀?,“鯨呿鰲擲,牛鬼蛇神,不足為其虛荒誕幻”,但“求其情狀”,例如在看他的《浩歌》中捫心拷問“王母桃花千遍紅,彭祖巫咸幾回死?”又說“漏催水咽玉蟾蜍,衛娘發薄不勝梳?!筆懈髦忠庀笥硬幌?,有的采自神話傳說,有的采自歷史故事,有的是現實生活的折射……詩人將所有意象作了打破時空秩序的“蒙太奇”式的組合。曹雪芹的《紅樓夢》可以說是中國夢幻藝術的又一典范,眾多想象的意象,亦幻亦真,使整部作品處于一個如幻如夢的境界之中,用一種浪漫的近乎神秘的筆調展示出人世的蒼桑巨變,顯示了人生中美的東西被踐踏、被毀滅的現實,展現了一出女性和人生的大悲劇。青埂峰下的頑石既是這人生悲劇里的見證人,也是參與者,茫茫大士、渺渺真人、跛足道人、癩頭和尚實際上就是作者的代言人,作者借他們之口用一種荒誕的手法傳達了對人生深邃的感悟和感嘆,以及飽經富貴與浩劫之后的那種無可奈何的豁達。

  (二)即真即幻———行而無常、法而不空

  中國傳統之儒家,在學術思想上講“經”講“?!?,以為天不變則道不變;但在立身治國上,則純粹是針對人生生活面,所以講仁義禮智信,講誠正修齊治平,而不談生前,不論死后,既無天國信仰,也不相信有來世,唯一確實掌握者為其現前自身之生命。這種觀念,使中國人成為純粹的現世主義者。然而歲月無情,現在轉瞬即化為過去,萬歲賡替,雖圣賢亦然。求長生而長生不可得,求及時行樂縱情聲色而樂往哀來。我國文學史上最早的偉大詩人屈原亦早有感嘆:唯天地之無窮兮,哀人生之長勤,往者吾弗及兮,來者吾不聞。曹子建的“天地終無極,陰陽轉相因,人居一世間,忽若風吹塵?!碧趙韉摹叭松薷?,飄如陌上塵。處處皆顯示人生無??嘍討?,故令霸氣逼人的曹孟德亦有“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無多……”之慨。被列為我國四大奇書之一的《紅樓夢》,根本上也就是透過賈府人物的興亡盛衰,表現人生若夢、世事無常的道理,字里行間佛家思想流露無遺,曹雪芹在第五回即安排寶玉神游太虛幻境事,警幻仙子顯示金陵因果名冊,演唱十二曲紅樓夢,暗示出生命的虛幻無常,與命運前定的因果觀念: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里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巳盡;冤冤相報自非輕;分離眾散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徼律;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述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三)不落有無———元而不盈、通透達心

  佛教東傳以前,中國本土原也有類似思想,但卻與佛家所云大相逕庭。大抵言之,儒家講的是“天道福善禍淫”,是“積善之家必有余慶”,此種將人事因果歸之于天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的說法,往往令人有一種天威難測、捉摸不著的感覺,故而對儒家此種說法的確實性與周遍性,頗有商榷之余地。佛家之果報思想則不然,講的是生死輪回、三世業報。生死乃人生之大事,生從問來?死歸何處?大圣大智之若孔子者,對此問題,尚僅覆之以“未知生,焉知死?”遑論其余?而佛家輪回之說,非但解決了生死的問題,也為果報之說做了一圓滿之答復,因為“命系于業,業起于人;人稟命以窮通,命隨業而厚薄。厚薄之命,莫非由己?!閉庖壞?,我們可以從小說發展史上看出這種趨勢:在《紅樓夢》中曹雪芹用夢來表達他痛定思痛,不能消除的悔罪意識;用夢來承載他“千紅一窟(哭)”、玉石俱焚的悲劇意識;用夢來寄托他懷金悼玉的泛愛意識,這三重意識,“構成了作者心靈廣袤、深邃的、奧秘無窮的內宇宙”。

  二、幻境之說的原始生命觀

  應該說,中國幻境之說或者說古代神話過早過多地被歷史化,以屈原《離騷》中對于鯀描寫為例,“鯀婞直以亡身兮,終然夭乎羽之野。汝何博謇而好修兮,紛獨有此姱節?”王逸注謂“禹治洪水時,有神龍以尾化地,導水所注當決者,因而治之也?!焙樾俗娌棺⒁渡膠>肌吩啤襖縝鶘接杏α?,龍之有翼也?!撓碇嗡?,有應龍以尾畫地,即水泉流通?!貝擻α胗淼拿芮泄叵滌≈緇納窕?。另外,《天問》謂“伯鯀腹禹”,這不是現代人理解的父子意義,甚至不僅僅是鯀的腹中生子的奇異,這是鯀的直接復活。不管是黃龍,亦或黃熊,還是禹,都是鯀的新生命。當然這些又非完全偶然:禹繼承鯀治洪水的心愿和神力,龍與鯀初生時的稱呼“白馬”關聯,《周禮夏官庾人》記“馬八尺曰龍”,天馬化龍,也就十分自然的事了。后來的應龍更是在治水中頻頻現身,透出鯀義不容辭的治水熱情。它們屬于鯀的生命圖騰,而這圖騰不是簡單的崇拜或是奇異的幻想,在原始生命觀中,它們是“互滲”的。法國學者列維布留爾在《原始思維》中寫到“在原始人的思維的集體表象中,客體、存在物、現象能以我們不可思議的方式同時是它們自身,又是其他什么東西。它們也以差不多同樣不可思議的方式發出和接受那些在它們之外的被感覺的、繼續留在它們里面的神秘的力量、能力、性質、作用?!?/p>

  中國神話中正包蘊著這種原始生命觀。如果我們忽視了這一點,就會輕易陷入神話歷史化以后的許多“理性”解釋而曲解神話的本意。如果說《離騷》中記載的神話僅僅是原始生命觀的萌芽,那么明清小說則將這種原始生命觀發展成熟。例如,《西游記》中一段“眾僧議論佛門定旨,上西天取經的原由……三藏道‘心生種種魔生,心滅種種魔滅,我弟子曾在化生寺對佛說下誓愿,不由我不盡此心’”。這些來自不同民族、不同時代的傳說,都揭示了原始生命觀中神秘的互滲律和生死循環、磨煉復生的信仰,然而平心而論,在《紅樓夢》確實將這一思想詮釋得最婉轉曲折、深辟入里卻又自然生動、逼真如實。例如在書中,通靈寶玉歷此半生,再非初始“自悼自嘆”的未用補天石,他與空空道人講:“歷來野史,或仙修君相,或貶人妻女,奸淫兇惡不可勝數……至若才子佳人等書,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終不能不涉于淫濫,以至滿紙‘潘安子建’、‘西子文君’……竟不如我這半生親睹親聞的幾個女子,雖不敢說強似前代所有書中之人,……至若離合悲歡,興衰際遇,則又追蹤躡跡,不敢稍加穿鑿”。反映、繼承、傳遞了古人樸素的原始生命觀,而這些智慧的感受,靈性的領略,也不僅僅屬于原始人,也屬于整個人類的永恒的、共通的生命感受。

  三、幻境之說的哲學淵源

  儒家講究“子不語怪力亂神”,魯迅《中國小說史略》:“孔子出,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等實用為教,不欲言鬼神,太古荒唐之說,俱為儒者所不道,故其后不特無所光大,而又有散亡?!倍孀歐鸞潭?,佛教無常思想透過文人的彩筆,與中國原有的思想相結合,再攙和當時社會上道教的色彩,進而做了更深入、更徹底的探討與發揮,為中國古代文學開辟了一個新的境界。透過佛陀的睿智與高僧大德的西行求法,佛教的東傳,帶來了“萬法皆空”、“諸行無?!鋇墓勰?,這是何等的深入、徹底,而又是這樣的震撼人心,非但更強調提醒原有人生苦短之觀念,更充分地開拓刺激了中國人的哲學視野,在文學作品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對無常不再只拘限于人生苦短之一點上,而趨于“諸行”無常、“萬法”皆“空”上。在唐代的傳奇小說中,如沈既濟的《枕中記》,李公佐的《南柯太守傳》,以及清朝蒲松齡的《續黃粱》等,都是將人生數十年之種種遇合,濃縮到一場夢的短促時間內,來描寫功名富貴以及人生之幻滅,如曇花一現,空而無常。如《枕中記》結段有言:生蹶然而興曰:豈其夢寐也?翁謂生曰:人生之適,亦如是矣!生憮然良久,謝曰:夫寵辱之道,窮達之運,得喪之理,無生之情,盡知之矣。

  自此,由唐詩宋詞發展到明清小說,佛教“無?!彼枷攵雜諼難У姆⒄蠱鸕攪酥涼刂匾淖饔?,無論是吳承恩的《西游記》、陳仲琳的《封神榜》,還是蒲松齡的《聊齋志異》都將這一思想發揚光大。特別是在《紅樓夢》中,對于“一僧一道”和“經幻仙姑”、“太虛幻境”的描寫,雖然篇幅不多而且寫得恍惚迷離,巧妙地表達了作者對社會、對人性的深刻思考,產生了特別的藝術效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www.yervjz.com.cn/20181018/1265555.html
關閉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